2/15/2019

跑酷的歷史與來源為何?是無中生有,還是其來有自?

1902年,一場災難性的火山爆發摧毀了加勒比島(Caribbean island)上的聖皮埃爾鎮( town of St. Pierre),一瞬間造成大約28,000人死亡。

一位年輕的法國海軍中尉喬治·赫伯特(George Hebert)勇敢地協調了當地700多名土著人和歐洲人的疏散工作,這些人來自該鎮的郊區。這次經歷對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。

因為,他看著人們在至關重要的關鍵時刻保持前進,似乎當地土著人民憑藉本能克服了道路上的障礙,而歐洲人則感到非常沮喪,尋找已不復存在的熟悉途徑。

他很清楚,除了最正常的環境之外,現代人已經失去了有效和高效移動的本能能力。此外,他當天目睹的悲劇強化了他的信念。

赫伯特持續旅行,對非洲和其他地方土著人民的身體發育和運動技能印象深刻。基於這些觀察,赫伯特製定了一種體育訓練學科,他稱之為自然訓練法(THE NATURAL METHOD),使用攀爬、跑步、游泳和人造障礙課程來重建自然環境。

跑酷自然訓練法

赫伯特的“自然訓練法”很快成為所有法國軍事訓練的基礎,也是現代第一次組織的障礙訓練。在他的啟發下,1950年代法國特種部隊進一步發展了赫伯特的方法,即後來被稱為戰士之路(the path of the warrior)。

多年後,法國特種部隊的消防員和退伍軍人雷蒙德·貝爾回到了他在巴黎郊區的家鄉利斯(Lisses),在那裡他向他年幼的兒子大衛(David Belle)和大衛的朋友介紹了戰鬥人員的紀律和赫伯特的方法。然後,大衛他們開始著手將雷蒙德的教導改編為他們的自然訓練環境,創造了現在眾所熟知的跑酷 Parkour。

大衛和當時最好的朋友 Sebastian Foucan 以及其他兒時的朋友、家人建立了 traceurs(跑酷練習者的原始術語)組織,他們將其命名為Yamikazi。

作為第一個有組織的 traceurs 跑酷團體,Yamikazi 也有了盧貝松的電影製作,這加速了跑酷的發展。

大約在這個時候,大衛和Foucan之間的分裂開始了,Foucan 最終走自己的路。Foucan 精通英語,因而將這門學科帶到了英國,在那裡他選擇稱之為 Freerunning 而不是跑酷。

這成為混亂和衝突的根源,因為人們將大衛的跑酷定義為從A點到B點(沒有翻轉或雜技)的最有效方式,而 Foucan 的 Freerunning 是從 A 到 B 的最有創意的方式,其中包含其他運動的影響,比如:霹靂舞、武術、Tricking 和 capoeira。

大衛和他以前在 Yamikazi 的親密夥伴一直反對競爭,其他跑酷純粹主義者也是如此,如Parkour Generations、Parkour UK 和 FIADD,他們認為跑酷嚴格來說是訓練紀律,而不是運動,並採取反對競爭的立場。

從90年代後期開始,這項運動繼續在全球範圍內傳播,大衛退出了任何領導角色,以追求他的電影特技生涯和其他興趣。Foucan 也出現在商業廣告和主流電影中。